当代书画名家报
在线客服
website qrcode

扫描查看手机版网站

会员登录
帐号:
密码:
新闻详情

丹青飞狐盘点十大书画新闻引发各界关注

丹青飞狐盘点十大书画新闻引发各界关注

作者 丹青飞狐 (著名艺术评论家)




     2014年是马年。环顾中国书画界的马年,诸多新闻就像冲越了羁绊的马,在各种因素的交集中,在一个动态的时段里奔腾发酵,演变成了一个个令人瞠目结舌的社会公共新闻。 这个马年注定是中国书画界波澜汹涌的一年。

      在此,丹青飞狐遴选出最有影响力的十大书画新闻,为大家来剖析一下这些事件的本相及意义。事件排列大致按时间由近到远展开。



一、丹青飞狐,马年中国艺术评论界的一匹黑马,特立独行,横空出世



自从盘古开天地,侠客就是正义的化身。其言必信,其行必果。丹青者,书画也;飞狐者,女侠也。丹青飞狐从出道的那一天起,就怀揣着“替天行道”的侠义情怀,为书画而来,为书画而战。


     这些年,中国书画界“乌云密布”,乱象丛生。时势造英雄,丹青飞狐的横空出世,是历史的必然,是时代的召唤。

     丹青飞狐对首届“中国书法院奖”、“中国书法兰亭奖”、中国美协主席刘大为、中国国家画院院长杨晓阳、中国书法院院长管峻等都进行了点评。


     在丹青飞狐对中国书法界两个最权威的大奖,首届“中国书法院奖”和“中国书法兰亭奖”提出质疑后,权威媒体《中国文化报》发表文章指出,“公众对此有质疑,作为主办方应有的态度是直面澄清并合理解决。”主流媒体《壹收藏周刊》也呼吁首届“中国书法院奖”惊天丑闻的当事人尽快出来给公众一个交代。


     《丹青飞狐三问身价过亿的中国美协主席刘大为》一文,一夜间被疯传,在当天“全国微信公共账号阅读榜”上排名第一。丹青飞狐发表的《丹青飞狐直击书画界“混世魔王”杨晓阳》、《丹青飞狐独家揭露首届“中国书法院奖”惊天丑闻》、《中国书法院管峻院长不要老虎屁股摸不得》、《江苏省文联官员王卫军不具备攫取兰亭奖的资格》、《丹青飞狐发出网上一号通缉令,当代十大画家在劫难逃》等文章,以详实的资料,精准的文笔、缜密的思维逻辑和无所畏惧的大侠气势,把书画界存在已久的问题暴露在了阳光之下,在中国书画界掀起了滔天巨澜。


      丹青飞狐的艺术评论文章,备受争议与打击。受到过恐吓、谩骂、威逼利诱和人肉搜索,丹青飞狐的文章多次被删除,微信、微博曾经被封杀。


      当一个公共事件出现时,有关部门不是考虑如何进行危机公关,化解矛盾,而总是喜欢在第一时间进行封杀。殊不知,在科技如此发达的互联网时代,封杀是一种最愚蠢的做法,不仅不能阻挡事件的发酵,相反,因“饥饿效应”更易激起民众的好奇,事件传播的更快。


      2015年1月,中央外宣办原副局长高剑云涉嫌收钱删帖被查。河南濮阳网警刘某某介绍南京、海口、北京、沧州等地的10名网警帮人删帖,从中收取100多万元介绍费,日前被南乐县人民法院以介绍贿赂罪判处有期徒刑2年6个月,其他涉事网警也受到了各种惩处。近日,国家网信办宣布,重拳整治网络敲诈和有偿删贴 ,向全国公布举报电话12377,举报网址www.12377.cn,并设立有奖举报,最高奖励额5万元。


      前不久,政府有关部门联系了丹青飞狐,双方就艺术评论的相关问题进行了沟通与漫谈。

      丹青飞狐的艺术评论,以大时代为背景,把书画艺术与政治、经济、文化、人文紧紧联系在一起,纵横捭阖,气势如虹。丹青飞狐彻底颠覆了长期以来艺术评论逢迎拍马、矫揉造作,故弄玄虚、七拼八凑和牵强附会的文风。其视野广阔,论点敏锐独到,论据厚重详实,言辞犀利尖刻。丹青飞狐的文章被全国各地网友通过微信、微博、QQ、各大网站及论坛等公共传播平台进行了爆发式传播与转发,被大量转载,获得了全国广大书画网友的一致认可,受到了政府和国内外各界人士的高度关注,震惊全国文化艺术界。


       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




二、首届“中国书法院奖”“管峻门”事件,使中国书法院陷入评奖丑闻风波






      2014年11月中旬,由中国文化部中国艺术研究院所属的中国书法院主办的首届中国书法院奖,在10个大奖及10个提名奖中,其中3名获奖者都是本届中国书法院奖组委会主任、中国书法院院长管峻的同事、战友和铁哥们儿。这三名获奖者是:王卫军,管峻的战友,江苏省文联官员,江苏省书法家协会秘书长。王卫军还是首届“中国书法院奖”评委、江苏省书协主席孙晓云的副手。李双阳,管峻的战友,亦是管峻兼任的江苏书法院院长的直接下属。白鹤,管峻兼任院长的江苏书法院办公室主任。


      中国书法院院长管峻,丝毫不遵循组织回避原则,为所欲为地给自己的“哥们儿”谋私利,恣意领着“哥们儿”一起来瓜分国家的钱,慷国家之慨,表演了一出“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活闹剧。管峻对首届“中国书法院奖”徇私行为的操纵和操作,江苏省书协主席孙晓云的助阵,创造出了中国书法史上前所未有的惊天丑闻,让中国书法界蒙羞,让江苏书法界蒙羞,更是中国书法史上一笔抹不去的耻辱。


      2014年12月19日,丹青飞狐发表了《丹青飞狐独家揭露首届“中国书法院奖”惊天丑闻》一文,文章虽很快被删除,但已被广泛转载与扩散,引发了中国书画界的剧烈震动,引起了国内外各界人士的高度关注。中国艺术研究院资深研究员吴祚来、戴和冰、张耀杰都在第一时间接受了记者采访,进一步揭露与抨击了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书法院的学术腐败现象。


  2014年12月28日,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二次会议决定,免去蔡武的文化部部长职务,决定任命雒树刚为文化部部长。国家主席习近平签署第18号主席令予以公布。


      2015年2月10日,中纪委网站刊登了中纪委巡视组情况反馈报告:文化部评奖中存在暗箱操作和利益交换等问题,已按规定转交中纪委、中央组织部有关部门处理。




二、首届“中国书法院奖”“管峻门”事件,使中国书法院陷入评奖丑闻风波






      2014年11月中旬,由中国文化部中国艺术研究院所属的中国书法院主办的首届中国书法院奖,在10个大奖及10个提名奖中,其中3名获奖者都是本届中国书法院奖组委会主任、中国书法院院长管峻的同事、战友和铁哥们儿。这三名获奖者是:王卫军,管峻的战友,江苏省文联官员,江苏省书法家协会秘书长。王卫军还是首届“中国书法院奖”评委、江苏省书协主席孙晓云的副手。李双阳,管峻的战友,亦是管峻兼任的江苏书法院院长的直接下属。白鹤,管峻兼任院长的江苏书法院办公室主任。


      中国书法院院长管峻,丝毫不遵循组织回避原则,为所欲为地给自己的“哥们儿”谋私利,恣意领着“哥们儿”一起来瓜分国家的钱,慷国家之慨,表演了一出“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活闹剧。管峻对首届“中国书法院奖”徇私行为的操纵和操作,江苏省书协主席孙晓云的助阵,创造出了中国书法史上前所未有的惊天丑闻,让中国书法界蒙羞,让江苏书法界蒙羞,更是中国书法史上一笔抹不去的耻辱。


      2014年12月19日,丹青飞狐发表了《丹青飞狐独家揭露首届“中国书法院奖”惊天丑闻》一文,文章虽很快被删除,但已被广泛转载与扩散,引发了中国书画界的剧烈震动,引起了国内外各界人士的高度关注。中国艺术研究院资深研究员吴祚来、戴和冰、张耀杰都在第一时间接受了记者采访,进一步揭露与抨击了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书法院的学术腐败现象。


  2014年12月28日,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二次会议决定,免去蔡武的文化部部长职务,决定任命雒树刚为文化部部长。国家主席习近平签署第18号主席令予以公布。


      2015年2月10日,中纪委网站刊登了中纪委巡视组情况反馈报告:文化部评奖中存在暗箱操作和利益交换等问题,已按规定转交中纪委、中央组织部有关部门处理。



三、陕西省书协主席周一波辞职带来的地震效应






     2014年12月2日,《人民日报》在“名家笔谈”栏目,刊发了陕西省书法家协会主席周一波题为《让书画家协会少一些“官气”》的署名文章,倡议“领导干部从我做起,自觉退出各级书画协会主席团”。几天后,周一波辞去了陕西省书法家协会主席一职。


     周一波任陕西省书法家协会主席时,陕西省书法家协会有六十多位主席、副主席,创造了史上主席最多的协会机构,成为了中国书法史上最荒唐的大笑话。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周一波忽然揭竿而起,反戈一击,用一个“向我开炮”的华丽转身,把“书法家协会”这个中国书画界的特有物种推到了风口浪尖上。


   2015年1月3日,《人民日报》刊文告诫领导干部,不要到艺术家盘子里抢肉吃。让权力的归权力,让文艺的归文艺,不仅有利于推动政治文明的进步,更将净化文艺创作环境。2015年1月18日,《人民网》再刊文,要求官员不得再在社会团体中担任领导,并罗列出了还在省书协领导岗位上的任职官员名单,其他各类媒体也纷纷加大力度做了跟进报道。一时间“请官员滚出书画家协会”的呼声在全国此起彼落。


    2015年1月20日,中纪委网站发表了《领导干部应该还文艺一份纯粹》文章,文中指出:领导干部热衷于到艺术家协会谋取一官半职,可以说是“蔚为风尚”。此风扭曲了文艺市场,催生了“劣币驱逐良币”的乱象。如果在协会中职务越高,作品的价格就越高,那么艺术价值就会匍匐于权力大小、官职高低,真正潜心创作的艺术家难免心灰意冷,而投机分子则可以滥用权力以践踏艺术。“黄钟毁弃,瓦釜雷鸣”,这不仅是公权力的越界和错位,更是对文艺创作的异化与扭曲。


    中纪委的文章,把净化艺术生态提高到净化政治生态的高度。其中的意思,你懂的!


    自设立中国书法家协会、中国美术家协会以来,本届的执掌时段可以说是中国书画史上最黑暗的时期。一是官员“书画家”为非作歹,胡作非为,歪风邪气盛行,书画市场乌烟瘴气;二是名不副实的天价艺术家为虎作伥,狐假虎威,扭曲了艺术审美情趣,重伤了艺术价值取向;三是浮躁的名利驱使破坏了艺术生态环境,不仅使传统的书画文脉误入歧途,还丧失了中华文化的风骨,一些书画家和评论家都变成了唯利是图的软骨头和投机分子。


    本届中国书法家协会、中国美术家协会的领导必须对这段历史负责。


    书画界的反腐大幕已经拉开。近段时间,无论是公共媒体还是私下朋友圈都在疯传这样一个话题,谁将是书画界反腐中的“大老虎”?相信不久就会有答案。




四、华谊兄弟董事长王中军3.77亿元拍得梵高名画《雏菊和罂粟花》






      2014年11月4日,中国影视圈大鳄、“华谊兄弟”董事长王中军在纽约苏富比印象派及现代艺术晚间拍卖会上,以6176.5万美元,合人民币3.77亿拍得备受瞩目的梵高静物油画《雏菊和罂粟花》。这是继万达集团在纽约佳士得以1.72亿元人民币买下毕加索《两个小孩》之后的又一个重大书画新闻。


     文森特·威廉·梵高(1853-1890年),出生于荷兰津德尔特。梵高生前并没有受到市场的认可,其艺术造诣在死后才慢慢被发现和认可。在近代梵高作品的拍场上,《雏菊与罂粟花》被誉为是屈指可数的卓越佳作,也是梵高短暂绚丽的艺术生涯中的巅峰之作,这幅画倾注了画家喷薄的情感,这种借鲜艳的野花来表现精神状况的绘画方式,正是梵高标志性的创作手法。画面中无拘无束的狂热力量,清晰地展现了艺术家画风的巨大转变,被画下来的花朵,恰恰来自几星期后他企图自尽的那片田野。


     习近平总书记对画家梵高也钟爱有加,在2014年10月15日的北京文艺座谈会上,在谈到文艺不能做市场的奴隶时,习近平说:“熟悉世界艺术史的人也都知道,梵高的绘画,生前并未卖出去过,而他在世界美术史上的地位和价值,也是他去世之后人们才逐渐认识和发现的。”




五、北京凤凰岭书院“跪拜门”事件






     如果不是现场情景再现,没有人会相信二十一世纪的现代文明时代,有人会在公开场合搞一个早被中华文明摒弃了的跪拜糟粕。


     这个“跪拜事件”竟然就发生在北京。2014年10月28日,北京凤凰岭书院举行开学典礼,身着青灰色长衫的学员们双膝跪地向坐在太师椅上红襟黑衫的老师们齐齐叩首。此事件一曝光,全国哗然。一件书画事件,立即变成了社会公共事件。事件的主要人物之一,中国国家画院院长杨晓阳,顷刻间也成为了各界关注的重点。


      随即各路媒体对“跪拜门”事件进行了大讨论,《新闻晨报》、《北京晨报》、《现代快报》、《新京报》等知名报刊,网易、凤凰网等网站均在自己的栏目中开辟了评论专栏,人民网、光明网等著名媒体也发表了评论文章,其中不乏文化界重量级人物。中国文化研究所所长、中国艺术研究院资深研究员刘梦溪发表《不赞同公私学校施行跪拜礼》,文章呼吁,要重建民族文化的精神血脉,重建我国固有的文化价值信仰。


“跪拜门”更引爆了广大网友对以中国国家画院院长杨晓阳为首的艺术家在“跪拜门”事件中的拙劣行为与丑态表演的愤慨与怒斥。


     @韵哲阔论:跪拜礼仪已经在中国文化的自我革新中被中国人民有意识无意识的摈弃了,复辟跪拜礼仪与时代不符。中华文明一路走来,文化一直是在自我革新自我净化中自然的形成更加有价值的思维理念。想我们的儒家文化应该更是这样。思维僵化固守在历史某个细节的与时代不符的礼仪文化上,必会遭到大多数人的嗤之以鼻。

    @城中的故事和我:他妈奇葩扯蛋的书院,中国的传统文化就这样被毁了,就不能从传统文化中吸收一些好的吗?下跪就是对人人平等一种侮辱。

    @狄马:如果杨晓阳是民间艺人,可以理解。虽然民间现在也不兴这一套了,但民间毕竟有这个传统。身为国家画院院长,装神弄鬼,大搞权力膜拜,置文明世界的起码规矩于不顾,拿人格当儿戏,视尊严如坐垫,不知世上还有羞耻二字!

    @西蜀布衣刘堂至:国家画院是全民的公产、中华民族最高的艺术殿堂,其工作人员应对纳税人心存敬业!切勿得意忘形、高高在上,要平等待人、才是真正的知礼!一众跪拜之徒、为乞讨名分、奴颜媚骨、均不具艺术家气质。还巧言令色、自谓为尊师重教。何为文化强国,振兴中华道理,尔等压根就没有理解到!在那里浪费国家经费。




五、北京凤凰岭书院“跪拜门”事件






     如果不是现场情景再现,没有人会相信二十一世纪的现代文明时代,有人会在公开场合搞一个早被中华文明摒弃了的跪拜糟粕。


     这个“跪拜事件”竟然就发生在北京。2014年10月28日,北京凤凰岭书院举行开学典礼,身着青灰色长衫的学员们双膝跪地向坐在太师椅上红襟黑衫的老师们齐齐叩首。此事件一曝光,全国哗然。一件书画事件,立即变成了社会公共事件。事件的主要人物之一,中国国家画院院长杨晓阳,顷刻间也成为了各界关注的重点。


      随即各路媒体对“跪拜门”事件进行了大讨论,《新闻晨报》、《北京晨报》、《现代快报》、《新京报》等知名报刊,网易、凤凰网等网站均在自己的栏目中开辟了评论专栏,人民网、光明网等著名媒体也发表了评论文章,其中不乏文化界重量级人物。中国文化研究所所长、中国艺术研究院资深研究员刘梦溪发表《不赞同公私学校施行跪拜礼》,文章呼吁,要重建民族文化的精神血脉,重建我国固有的文化价值信仰。


“跪拜门”更引爆了广大网友对以中国国家画院院长杨晓阳为首的艺术家在“跪拜门”事件中的拙劣行为与丑态表演的愤慨与怒斥。


     @韵哲阔论:跪拜礼仪已经在中国文化的自我革新中被中国人民有意识无意识的摈弃了,复辟跪拜礼仪与时代不符。中华文明一路走来,文化一直是在自我革新自我净化中自然的形成更加有价值的思维理念。想我们的儒家文化应该更是这样。思维僵化固守在历史某个细节的与时代不符的礼仪文化上,必会遭到大多数人的嗤之以鼻。

    @城中的故事和我:他妈奇葩扯蛋的书院,中国的传统文化就这样被毁了,就不能从传统文化中吸收一些好的吗?下跪就是对人人平等一种侮辱。

    @狄马:如果杨晓阳是民间艺人,可以理解。虽然民间现在也不兴这一套了,但民间毕竟有这个传统。身为国家画院院长,装神弄鬼,大搞权力膜拜,置文明世界的起码规矩于不顾,拿人格当儿戏,视尊严如坐垫,不知世上还有羞耻二字!

    @西蜀布衣刘堂至:国家画院是全民的公产、中华民族最高的艺术殿堂,其工作人员应对纳税人心存敬业!切勿得意忘形、高高在上,要平等待人、才是真正的知礼!一众跪拜之徒、为乞讨名分、奴颜媚骨、均不具艺术家气质。还巧言令色、自谓为尊师重教。何为文化强国,振兴中华道理,尔等压根就没有理解到!在那里浪费国家经费。




六、习近平主持召开的“文艺工作座谈会”




     2014年10月15日,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在北京主持召开了文艺工作座谈会并发表了重要讲话。72位中国当红文艺工作者参加了座谈会,其中有欧阳中石、靳尚谊、范曾、 张海 、 刘大为、 冯远、杨飞云 、许江、范迪安 、杨晓阳 10位书画界代表。


     72年前,毛泽东主席主持召开了具有历史意义的延安文艺座谈会,并发表了《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此后中国共产党在根据地全面开展了文艺整风运动。延安文艺座谈会开启了社会主义文艺发展的新纪元,对新文化的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习总书记召开的北京文艺座谈会,无论在规模上还是影响上,均可与72年前的“延安文艺座谈会”相媲美。重要的是,习总书记在肯定我国改革开放以来文艺创作取得伟大成绩的同时,还一针见血地指出了当前文艺创作方面存在的问题。习总书记说,文艺不能当市场的奴隶,不要沾满了铜臭气。低俗不是通俗,欲望不代表希望,单纯感官娱乐不等于精神快乐。人民是文艺创作的源头活水,一旦离开人民,文艺就会变成无魂的躯壳。文艺是时代前进的号角,最能代表一个时代的风貌,最能引领一个时代的风气。      习总书记的讲话,用心良苦,意义非凡。


     此次文艺座谈会透露出这样几个信息:1、自称资深文青的习总书记不仅懂文艺,而且洞悉文艺界的方方面面、是是非非。2、习总书记的文艺情结是始终贯穿于“中国梦”的一部分。3、文艺不是游离于政治之外的圣物,在中央反腐败的斗争中,文艺界不会独善其身。4、“文艺整风”将会以此座谈会为契机……





七、范曾的国画《百战功高颂赵云》,被习近平主席作为国礼赠送给韩国总统朴槿惠






      2014年7月3日至4日,国家主席习近平赴韩国进行国事访问。访问期间,朴槿惠邀请习近平及其夫人彭丽媛在首尔城北洞家具博物馆举行了特别午宴。宴会上,习近平向朴槿惠赠送了中国著名画家范曾的国画《百战功高颂赵云》和木槿花刺绣装饰的玻璃工艺品。


      朴槿惠小学时,父亲送给了她一本《三国演义》,从那一刻起,勇猛、忠诚和坚毅的赵云就成为了朴槿惠心中的白马王子。习主席善解风情,用一幅赵云画,让一直单身的朴槿惠圆了一回“白马”情。


      2014年6月,范曾先生接到绘制赵云画像的任务后,连续多日找不到灵感,在准备赴巴黎的前一天清晨五点,忽然灵感乍现,只用一个多小时,赵云画像一气呵成。




八、马航MH370失事客机上24名中国书画家,去马来西亚办展,是当代中国书画体制的极大悲哀






     2014年3月8日凌晨2点40分,马航MH370失联。这一年全世界都在寻找这架客机,至今仍然毫无音讯。2015年1月29日,马来西亚民航局终于正式宣布MH370航班失事,机上239名乘客和机组人员已全部遇难。239名遇难名单中有来自中国大陆草根阶层的24位书画家。马来西亚是一个文化极其落后,经济很不发达,GDP世界排名靠后的穷国家。高大上的中国书画根本不可能在这样的穷乡僻壤出现风光无限的市场。但是,每年都会有一些书画家在中介机构的安排下来马拉西亚办展。因为,在各种规格的出国办展中,去马来西亚办展费用最低廉。


     近些年,去国外办展一般分这么几类,一类的选择去法国卢浮宫或凡尔赛宫,二类的选择去联合国或欧美地区,三类的选择去日本、韩国,四类的选择去新加坡,五类的选择去马来西亚。


     很长时间以来,国内书画界大小名头的书画家,通过出国办展镀金来增加炒作亮点,提高市场知名度,已成为一种书画风气。而对于经济相对拮据,寻找市场艰难的底层艺术家来讲,去价格低廉的马来西亚办展是一个无奈的选择。

     2014年3月5日,在马来西亚东方艺术中心和中国国联资源网这两个商业机构安排下,24位来自中国的书画家,每人出资2万元,在马来西亚首都吉隆坡举办了“中国梦•丹青颂”书画交流笔会。


     临行前两天,南京市美协副主席兼秘书长濮存周还劝说董国伟,“不要去,这种活动没什么意思。”溧水区美术家协会副主席陈培盛也劝过董国伟几次,“这是个民间活动,不是官方组织的,自己要交2万元钱,不值。”董国伟却执意要去。


     董国伟,南京郊区溧水高级中学美术教师,人物和花鸟都画得不错。花2万元就能获得一次国际办展经历,这对身处偏远郊区,没有任何官场背景,办展机会很少的董国伟是极大的诱惑。就这样,与董国伟差不多状况,来自中国北京、上海、山东、江苏、四川和新疆等地的24位中国书画家踏上了去马来西亚办展的道路,也踏上了一条不归之路。


     书画艺术是一个徐徐渐进,靠时间累积的过程,一个书画工作者通常要到50岁左右才相对成熟出成绩。可是,当他们好不容易熬到这个时候,横在他们前面的是不费吹灰之力就获取到名利的官员书画家。这些年,书画界无序的生存状态,不公的竞争机制,混乱的市场买卖,腐败的学术评比,像一座座大山挡在这些勤勉的书画工作者面前。为生计他们只能疲于奔命,挣扎在艺术的边缘。


    与其说24位书画家葬身于失事的马航MH370,不如说是葬身于现有的书画体制。这是血的代价!






九、反腐败斗争引发的“铲字”浪潮






      在刚刚结束的十八届中央纪委五次全会上,习近平总书记用“成效明显”一词来充分肯定2014年的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在那份反腐的“成绩单”中当然也包含着铲除了落马官员的书法题字。


      曾几何时,官员题字成风。这其中既有被顶礼膜拜的成就感和自我扬名立万的张狂,更是为了通过题字润笔费进行顺利成章地敛财。于是,机关学校、楼堂馆所、大街小巷,大小官员的书法题字比比皆是。在官字是宝,落马字如草。随着中央“老虎、苍蝇一起打”反腐败斗争的深入,应声落马官员的“墨宝”一夜间就变成了人人厌恶的牛皮癣,其结果只能是一个字,铲!


     周永康在其母校中国石油大学的题字是“厚积薄发 开物成务”,短短八个字,似乎包含了周永康、徐才厚、**三位落马高官。世事吊诡,一语成谶。这些官员用龙飞凤舞的墨迹书写了一出出精彩的新官场现形记。法网恢恢,疏而不漏。个中滋味,引人深思。


     重庆市原副市长王立军在重庆市公安局内硕大圆石上的题字,现已被铲去。


     近日,中纪委书记王岐山在十八届中纪委五次全会分组讨论时说,“有的领导干部楷书没写好,直接奔行草,还敢裱了送人。”在谈到一些地方书协“官气”太重时,王岐山说,“现在有的干部玩过了,飘飘然了,忘记了执政党和老百姓的关系了。”


     王岐山的讲话透露出这样几个信息:1、以书法家自居的官员们有几斤几两,中纪委清清楚楚。提醒官员们要知趣,不要再在公开场合不知廉耻地秀“书法”了。2、官员利用书法家协会及其他文化平台玩的那些敛财把戏,中纪委也是了如指掌的。不要以为打着文化的旗号就可以凌驾于党纪国法之上,犯了众怒,自然会被收拾。3、中纪委已关注到了书法界,各位好自为之。4、这里省去人们都知道的两个敏感的字!



十、“功甫贴”真伪之辩引发的舌战





    《功甫帖》真伪之辩,从2013年9月在纽约苏富比拍卖中被上海收藏家刘益谦以5037万元人民币拍得那一刻起,一直都没消停过。2014年继续发酵,2月18日,刘益谦带着《功甫帖》原件进京用多种现代技术设备为《功甫帖》验明正身,力图推翻上海博物馆研究员所称“双钩填墨”的说法。 4月16日,上博再发新证,指证《功甫帖》是伪作。


     5、6月间,注册拍卖师、天问国际拍卖有限公司董事季涛起诉故宫博物院书画部研究员杨丹霞案,将诉讼不已的《功甫帖》事件再度升级。7月15日,北京朝阳法院宣布判决,季涛胜诉。法院判令杨丹霞立即停止对季涛的侵害行为,删除新浪微博上针对季涛的侵权言论;在新浪微博首页上发表向季涛的道歉函;赔偿季涛经济损失并承担诉讼费用。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2014年10月,上海收藏家颜明委托律师姚雄萍将刘益谦、邱家和、何志峰起诉至上海市宝山区人民法院,沉寂了一段时间的《功甫帖》事件进入新一波发酵。


     纷繁的信息,错综的关系,以及名利的碰撞与交织,公众已然从最初的关切到渐渐疲倦乃至厌恶。占据了如此多的媒体版面,聚焦了如此久的公众目光后的《功甫帖》事件,更像是一场有人刻意导演的白日焰火。随着焰火一起消失的是参与各方的公信力和对文化的敬畏,折射出的是现代人的诚信危机和文化病态。


     丹青飞狐择日将刊发中国书法家协会主席张海四部曲,《蛰伏安阳》、《入主京城》、《权倾朝野》、《众矢之的》。敬请各界期待!